? 平安金融中心,一座摩天楼里的深圳—名企频道—深圳视?最大的深圳门户网站
<sub id="rrnrv"><dfn id="rrnrv"><ins id="rrnrv"></ins></dfn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rrnrv"><listing id="rrnrv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rrnrv"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rrnrv"></address>

    <thead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ruby id="rrnrv"></ruby></var></thead><font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output id="rrnrv"></output></var></font>

        <sub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ins id="rrnrv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<thead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ins id="rrnrv"></ins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<sub id="rrnrv"><dfn id="rrnrv"><ins id="rrnrv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<thead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output id="rrnrv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rnrv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rrnrv"><var id="rrnrv"><ins id="rrnrv"></ins></va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rrnrv"></sub>

                  2年前的这个时候,深圳出现过一次海市蜃楼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极近且极陌生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翻阅新闻旧照,你可以感受当时的场景:一片连绵山峦突然出现在深圳上空,从福田CBD往罗湖的方向看,两个和缓的山头与京基一百、地王大厦南北向望,高耸于楼宇密集的深圳城区,淡白色的云层如烟似雾,将它们的上半部包裹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深圳靠海,海市蜃楼并不罕见,此前南山区上空也出现过“山影”。这次却对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,可能是由深圳第一高楼的视角看到了另一个深圳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2019??9日的下午,一位在平安集团工作的朋友转来段视频。视频是由平安金融中心往外拍,同样是海市蜃楼,当大多数深圳人正从地面仰望线折射出的云上“山景”时,那一刻蜃景就在他们视线齐平的位置,而福田CBD的众多高楼,如植物般长在他们脚下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我第一次认真留意深圳第一高楼——平安金融中心。此前,它对我而言,不过是处在深圳购物公园附近的一个众多摩天楼之一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外观和外部存在来看,主塔楼高逼近600米的它,对包括我在内?300多万在深者而言很近很熟悉,只要我们愿意,随时可以从它身边经过;即便我们不愿意,我们也无法忽略各种深圳形象宣传中的它。但同时,它对这座城市上千万的居民而言又是如此遥远且陌生,除了地面商场的几层,一般人很难接触它的内部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历代 “第一高楼”都会做生意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除非你愿意付费。用经济的手段开放高层景观,也是深圳高层建筑的传统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1996?月竣工的“地王大厦”(现已更名为信兴广场)曾是“亚洲第一高楼”,占据“深圳第一高楼”位置持?6年,也是亚洲第一个主题性高层观光旅游景点,游客只需五十秒便可到?84米高的地王大?9楼顶层,在此南眺香港,北瞰深圳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是50多秒,比“地王大厦”晚建成超过20年的平安金融中心,将深圳人俯瞰城市的高度翻了近一倍?018??0日,平安金融中心观景台“Free Sky云际观光”开始试营运,游客可乘坐目前国内提速最快的电梯——多媒体OLED高速电梯,?0?秒的上升速度抵达547.6米的观光层(116层)?60°俯瞰全城风貌与云际光影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不同,这一次不仅是深圳人可以看到香港,更重要的是香港无法再忽视深圳。位于福田金融区的平安金融中心建筑楼?18层,商业裙楼11层,地下5层,总建筑面积约45.6万平方米,在香港大屿山、沙田中文大学和整个新界西均可望见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平安金融中心的观光门票价格也比“地王大厦”年代提高了不少,其“云际观光”官方票价为180?人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愿意付出比这更多的钱,体验更接近“云端”的生活。“Free Sky云际观光”试营业的第三个月,超过40年历史的全球米其林推荐日料“田舍家”深圳分店在“Free Sky”的之下——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第115层正式开业,主打炉端烧、怀石料理、铁板烧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栋摩天楼内外的深圳折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可以不知道什么是“米其林推荐”或“怀石料理”,这不会影响你感受它在深圳的特殊。结合大众点评上显示的人均消费超1400元,以及小红书上“市?000块的黑鲍鱼看着就很诱惑”的点评,同时以2020年深圳居民人?4878元可支配收入的水准为参照,你完全可以直观感受这云端享受在深圳的稀有与昂贵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有意思的是,“田舍家”在日文中的原意是“乡下食店”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在平安金融中心的高层建筑内,吸引人的绝不仅是“奢侈”的景色与美食。如118层的傲庐餐厅,被一些到访者记住的是以沙和石的元素营造出的枯山水庭园、某位当代艺术家的名作,以及它们所形成的私密、静谧、自然与文艺——瞬间与地面的繁华、世俗、喧闹隔离开来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只有在这样的高度,你可以看到位于平安金融中心南?8层的柏悦酒店,顶部外观其实是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,而这只以玻璃与钢铁为主材质打造的蝴蝶内部又极为中式:中式庭院、中式祥云图案的地毯、汝窑天青色的装饰元素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借助“深圳第一高楼”,位于其中的众多生活场所、设施和活动获得了“云端”级加持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你愿意,可以在这一栋楼内,一次性感受深圳最高的餐厅、深圳最高的酒吧、深圳最高的艺术展览甚至可以投一封明信片到“云端邮筒”中,或参加国际级的垂直马拉松大赛…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高的”的“野心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论在中文还是英文语境,“最高的”这个前缀都在表达海拔特殊的同时,隐藏着一种“高等级”的优越感。所以,当平安金融中心取代台?01及世界贸易中心一号大楼,成为世界可用楼层及总高度第一高办公大楼后,它不仅如预期成为中国平安的总部所在,也成为了众多金融、科技公司和他们吸纳的人才所在——大楼完全入驻时最多可容纳近三万人同时办公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这,正是数年前它吸引我的地方——相比自然界的海市蜃楼,它本身形成的内部生态更加具有现实魔幻感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平安金融中心原本有着更高的“野心”。按照最初公布的设计方案,其主体高度将达588.45米,设计高度660.00米,建成后将为“中国第一、世界第二高楼”。最终却因“航空限高”等原因,“身高缩水”了?0米,建成后总高度锁定在599.1米,和广州“小蛮腰”一样未能实现破600米的设计高度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去很长时间内,建筑的高度和高楼的建设速度,都是深圳城市活力与能力的象征。今?月,深圳建市42年之际,深圳晚报发布数据称,“建?2年,深圳长高?84米”,其中2020年深圳共??00米以上建筑竣工,已建成的200米以上建筑数量位列全球第一,“城市建筑随着经济腾飞和人口集聚向高空生长”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“阻尼器”而来的新潮流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与此同时,建设超高建筑正逐渐在深圳成为一种逆潮流选择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久前,针对2020?0月,自然资源部印发《《市级国土空间总体规划编制指南(试行)》,自然资源部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建高楼的导向不符合现在生态文明理念的要求,“超高层建筑不仅造成我们资源上面的一个浪费,另外也造成了我们城市的整个的风貌,千城一面千篇一律,特别是像这种玻璃幕墙还会造成一些光污染,甚至老化以后还会带来一些安全的隐患。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这种背景下,相比超高楼层的物理高度,所运用的技术水准将成为城市建设的另一项重要指标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因台风“山竹”,很多深圳人知道了“阻尼器”这个专业名词,并用通俗的方法理解了它的大致功效——超高建筑的“定海神针”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谓“阻尼器”,是一种通过提供运动阻力,从而耗减运动能量的装置。在平安金融中心?14层,设有两台分别重达500吨的混合式阻尼器,它们能应对平均风速为60?秒、阵风风速高?0?秒的台风,并在地震、强风时吸收并减少大楼晃动幅度,以保障建筑安全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此设计极限值,2018年,当台风“山竹”最大风速接?0?秒时,对于平安金融中心的阻尼器而言仍是小菜一碟。据统计,平安金融中心至少已赢战16次台风考验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座摩天楼在垂直交通运输能力上也显示出超强能力。据资料,平安金融中心共有垂直电?0部扶手梯44部,具体又分为办公分区电梯O系统、消防电梯FE和L系列、消防货梯T系列、穿转运电梯S系列、观光电梯OB系列、商业裙楼无机房电梯R和RF系列、商业裙楼扶手梯ES系列等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福田CBD最后一栋超高楼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不久,曾给我看“海市蜃楼”视频的那位平安朋友和我们一群重新选择深圳的人讨论,为什么平安金融中心在国内外刷新了如此多的技术,在深圳的存在感似乎不如过去那些的“第一高楼”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群人开脑洞说,可能它没有一个足够好听的外号吧,“平安金融中心”几个字过于正经,不像“春笋”“大裤衩”“中国尊”那样生动有记忆点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位在深圳生活多年的地产行业观察者则说,在时代意义上,平安金融中心与华润“春笋”不在一个高度,因为平安金融中心将是深圳福田CBD最后兴建的一栋超高摩天楼,而“春笋”则代表着深圳湾的开始。平安金融中心代替地王成为深圳新地标,是一个时代代替了另一个时代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个说法是“地标摩天大楼的落成往往伴随的是社会经济的周期性衰退”,平安金融中心在落成后,有关深圳发展的争议话题似乎也不少,不管怎样,这座城市仍旧在以一贯的姿态倔强前行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我们也有理由相信,当深圳不再把建筑高度当成唯一信仰,深圳从外到内会有新的进步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公众号深圳客(szhenke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© 2007-2017 www.tbnlx.com 深圳视窗 版权所?中国·深圳 粤ICP?4047004?8
              ŷ ,Ե߹ۿ,AVƬ߹ۿ,ӰԺ߹ۿƵ 最好看的中文字幕视频2018| 亚洲午夜福利精品久久| ɫۺվ߹ۿ| ŷŷ| ձƵ岥| 国产成人精品亚洲日本语言| 99reƵֻƷ| ѧϵ2ҳ| 亚洲日韩中文字幕一区|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|